冷水机 恋·凤

here you can announce for a vacancy or look for a job

Moderators: Martini, bananamilkshake

冷水机 恋·凤

Postby XDjx3k4h8d » Sat Jan 13, 2018 4:52 pm

html模版恋·凤临天下(第十七章
展泓慢慢站起身来走向莫忧。
一把将莫忧拥入怀中,趁势将她压倒在桌面上,弯下身字面对着她。一双泛着无限风情的秋水双眸直视着她。
你干什么? 莫忧在展泓怀里挣扎着。
齐楚萱惊叫着喊道: 你放开老板...... 边说边扑向桌边撤拽展泓。
怎知展泓轻而易举地躲开齐楚萱的触碰,带着莫忧姿态优美地转了几个圈后,又将莫忧压倒在另一张桌面上。
可恶!走开! 此时的莫忧早以失去素日的安静,拼命在展泓怀里挣扎着。
展泓邪邪地一笑,缓缓低下头,玫瑰色的唇瓣即将印在莫忧的双唇上。
名扬!
姒毫不迟疑地喊了一声,及时阻拦了展泓的动作。
展泓闻言,抬开端眼里带着盈盈笑意地看着姒不语。半响才起身,放开莫忧。
莫忧一起身,就躲到一个展泓伸手够不到的地方站直。
老板!你没事吧? 齐楚萱急急走上来问道。
莫忧摇了摇头道: 没事! 又把头转向姒问道: 姒姑娘。这是什么意思?
姒看了一眼展泓,对莫忧说道: 长公主受惊。他是谁?我想殿下你我心里都清楚。至于他是怎么跟殿下意识的,我也不想多问。但他确切是缠着我来找殿下。举动上......殿下还请见谅!
莫忧定了定神,渐渐恢复往日的镇定说道: 本宫还有事要去处理。姒姑娘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请先回去吧!本宫改日自当去拜访。楚萱!替我送客! 说完,不待姒有任何反应,起身离去。
姒回身看了看展泓。
只见展泓露出一个牲畜无害的笑颜看着自己。
姒暗叹了口气道: 楚阳长公主。咱们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。
啊! 齐楚萱忙乱说道: 那个......要走吗?那......那......慢走!
楚阳长公主! 一旁的展泓妖娆地笑道: 请将着个转交给莫忧! 说着递过来一个玄色木盒。
齐楚萱愣愣接过来,只听展泓又说道: 不可以不给她哟!我什么都知道。
好了,走吧! 姒说完,带着展泓翩然离去。

展泓..... 不知何时来到门外的白向伦低声喃呢。

凤临殿 在晚上,仍然是灯火辉煌,人声鼎沸。
皇后夏侯媚兰端坐在大殿正位上。莫忧也同样端坐在正位上,同夏侯媚兰说笑。
罗煌公子到...... 门口传来下人的通报声。
日曜之神的祭使啊!
罗候祭使罗煌?
宾客们纷纷窃窃私语起来。
哦?罗煌? 夏侯媚兰对莫忧问道: 可是素有'明公子'之称的那个罗煌?
嗯!是他。 莫忧淡定地回答。
三大公子,本宫之见过宋先生一人。对其他两位公子却颇为好奇。 夏侯媚兰娇笑道: 想不到妹妹有这么大体面。能让'明公子'来府上为你贺寿。
故交罢了! 莫忧宁静地吐出多少个字。
快请进来! 夏侯媚兰对小太监嘱咐。
只见门口缓缓走进一名男子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八章
宾客们纷纷仰头看去,登时目瞪口呆。
那位年纪二十出头,丰神如玉的秀才虽是走在最后,却在霎时光跃入眼目,夺去了在场之人的所有视线, 凤临殿 中亦有一种蓦然生辉之感。不问可知,此人天然是被誉为三大公子之一的 明公子 罗煌!
罗煌宽额高颧,浓眉虎目,最惹人凝视的是那如玉石所雕,挺直无比的鼻梁,就似是一道刺破苍穹后仍勾留不去的刀光。但如此充满了汹涌张力的额鼻眉眼,却偏偏生在一张圆而不阔,风冷冷水机价格,肤色白净如女子的脸庞上,再加上那血色饱满,薄如刀削的嘴唇,仿佛是将天下最英武的男子与最娇媚的女子合而为一,有一种奇异的魅力。
他的身体修颀,肩宽臂长,胸阔腿壮,魁伟的身躯却被长而细的腰身相连,全身并无多余的饰物,最惹眼的就属腰间那一束淡红色的腰带,流苏轻悬,随风轻摆,几乎令人担心那柔弱的长腰随时会不堪重负地折断,而这如同女子窄细的长腰旁,偏偏还挂着一柄阔达半尺的宝剑,纯白棉布细细包扎起的剑柄并不露一丝刀兵凶焰,鲨皮吞金的剑鞘上却刻着两个颇含煞气的古篆字: 凛日 ,令人读之不免愕然。但只有看到罗公子那俊秀无瑕的面容,这柄阔剑与其说是件兵刃,倒不如说是一种令他更增男儿气度的装饰品......事实上人人都认定罗公子武技不凡,却从没人见过俊美不凡的他与人争斗。
直到此刻,夏侯媚兰才明白为何三大公子都不是浪得虚名的人物。高贵如的 凤公子 单驭辰;优雅如 兰公子 宋祈恩;再来就是眼前这位明艳如 明公子 的罗煌。那都是任何形容都不足以表白天下美男子们。
罗公子别来无恙! 莫忧款款起身,向罗煌说道。
承蒙殿下记挂,煌还好。 罗煌彬彬有礼地向莫忧问安。又回身向夏侯媚兰说道: 臣,日曜之神的祭使--罗煌,见过皇后娘娘!赎臣职责在身,无奈向娘娘跪拜。
罗公子不用多礼! 夏侯媚兰欠身向罗煌笑道: 岂非罗公子能走神殿,又有幸在妹妹这里见到。本宫真是高兴。
娘娘厚爱! 罗煌漠然地回应着。又把目光转向身旁的莫忧,眼里闪动着灼热的目光。
莫忧好像刻意躲避着那种炽热烫人的目光,转头对个小丫头道: 请罗公子入座。好生招待。
小丫头允许着,请罗煌一旁就座。
接连二三,陆续又来了良多客人。
莫忧同宋祈恩忙着招待各位来客,也就无暇顾及其他了。
而夏侯媚兰却发现,罗煌那滚烫炽热的目光,一直追随着莫忧的身影,片刻不离。似乎,想将莫忧绝美的声影永远印在眼里。
夏侯媚兰见状摇着头轻叹。
皇后娘娘.......你这是? 刚走过来的齐楚萱胆大妄为地问道。
夏侯媚兰摆了摆说道: 没什么。
齐楚萱转头看着正在劳碌的莫忧身影,想起刚才的事,不禁的也低下头暗自感叹。
就在齐楚萱痴心妄图的时候,一条湿淋淋的手帕蒙在她额头上。
齐楚萱一激灵,打了个哆嗦,娇嚷道: 是谁?
爱走神的小家伙。小心再被手里茶烫到。 一道悦耳的男声在齐楚萱耳边响起。
齐楚萱闻言抬开端,迎着一双充满笑意的戏谑眼睛.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九章
齐楚萱睁大那双如小鹿般清纯的眼睛,看清眼前的人,就是不日前救下自己的南宫烈。顿时认为双颊炽热起来,俏脸子红到耳根子。
南宫烈笑谑道: 怎么今儿个改自己喝茶了?不去给别人倒茶。
被南宫烈这么一问,齐楚萱更感到羞臊起来。撅起小嘴气呼呼地说道: 要你管!
呵呵! 齐楚萱无邪的动作惹的南宫烈更加发笑。他就在齐楚萱身边坐下笑道: 我天然不敢管你。可你要又一个不警惕弄洒了茶,再一个不当心烫到别人,岂不是让主上难做。
你走开啦! 齐楚萱见他在自己身边坐下,便用手推了推道: 你干嘛坐我这?难道这里没别的地方人你坐了?
难道这的地位,有规定不可以让我做吗? 南宫烈笑的更加残酷地斜着眼反诘她。
齐楚萱刚想说话,只听一道女声插了进来道: 看来我们楚萱妹妹最近是越来越好了。不愧是程德妃的女人。连引诱男人的手腕都这么高明。
齐楚萱听见她这么说很是气愤,更兼连自己生母也说上了。
刚站起身来要谈话,只听一旁的南宫烈说道: 哪来的乌鸦呢?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。
你....... 丹阳长公主齐嫣雅闻言气的浑身直哆嗦,刚要产生。就听又传来一句话。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
齐嫣雅刚一回首,就掉进一双如大海般忧郁的眼珠中。
那是一个走在哪都让人无奈忽视的俊美男子。眉宇间那淡淡化不开的伤愁,犹如王者般的尊贵气质,孤独和光荣容于一身的男子。站在南宫烈众人面前。
白家大哥? 南宫烈首先反应过来,站起身来向眼前的男子讯问。困惑和不解充斥眼底。
白英伦微微晗首道: 南宫掌门,别来无恙!
南宫烈点了拍板问道: 白大哥怎么会在......?
是我带他们来的。 程子骢插了一句进来道: 不止白大哥,还有景俭哥和克俭那。
南宫烈看到程子骢身后的两个人,又转头看了看白英伦,再转身看着正在繁忙的莫忧。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微微点了下头。
你们是.......? 齐楚萱疑惑地问。
南宫烈拉了她一把,示意她别在问了。
冰雪聪明的齐楚萱顿时明白,他们跟方才的个白二哥是一起的,也就默口不说下去。
程子骢向众人点了下头,便带着三人向后面走去。
当齐楚萱回过火时,发现齐嫣雅早已被德妃树菩提叫到一边去了。她也好在去惹什么麻烦,只好闷闷坐下。
南宫烈见齐楚萱闷着不语,笑着说道: 丫头,猜个谜语怎么样?猜中了有奖。
不玩! 齐楚萱闷闷地回答。
好深的一道皱纹啊! 南宫烈笑嘻嘻地抬手轻弹了齐楚萱光洁的额头一下。
干嘛?你! 齐楚萱皱着小脸不满地看着他。
不想让主上留神到你的话,就笑起来。 南宫烈依然笑着说,但那笑里已有了几分劝告的意思。
齐楚萱把目光调向莫忧,发明莫忧正看向自己这边,立刻扬起明艳的笑脸朝莫忧举杯示意。
哈哈哈哈...... 怎知身旁的南宫烈大笑起来。
笑......笑什么笑你!厌恶! 齐楚萱气鼓鼓地说。
南宫烈稍微收敛了下笑声道: 不是啊!看你的表情太活跃了,我切实忍不住了。
你......算了,看在你刚才帮我的份上,我不跟你计较。 齐楚萱自认为慷慨地摆了摆手。
呵呵!好! 看着她可恶的动作,南宫烈含笑地跟她嬉闹着。
刚才......为什么要帮我? 齐楚萱突然低下头,喃喃地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: 我是程德妃的女儿。
因为不看不惯,由于讨厌她。 南宫烈正色地说道: 程德妃的女儿怎么了?程德妃的女儿也是人。再说了,程德妃是谁?我不意识她。我只知道齐楚萱是个很可恨很英俊的姑娘。 说完,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她。
齐楚萱被南宫烈看的有些不好心思了,拿起桌前的羽觞粉饰自己。
这时,只见厅里一片动乱。不知何事,使宾客们都纷纷离开座位,围成一个圈在那里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二十章
宾客们突然见都慌乱了起来。
只见管家楚冰急急跑进圈子,后来嚷道: 快去请太医......快叫宋先生来......快啊!殿下晕倒了......快!!!快!快些......
南宫烈和齐楚萱听闻莫忧晕倒了,顾不上嬉闹。赶快双双起身来到莫忧身边。
接着绾袖带了多少个人,抬了张藤春长椅来,把莫忧轻放在上面。小心翼翼地抬向后面。
又听程子骢站在高出半人高的戏台上高声道: 各位大人们,各位贵客们,真是对不住了!长公主殿下突然病倒,寿宴就先到此,改日再请各位来。给各位补上。负疚了! 说完双手抱拳向各位鞠躬。
既然皇妹不舒服,咱们就都散了吧! 皇后夏侯媚兰款款站起身来,悦耳的声音压住了还在骚乱的会场。
程子骢向夏侯媚兰投来一个感谢的目光,立刻让楚冰安排宾客们离去。
众宾客见状,只好纷纷离去。
未几时,夏侯媚兰也带着后宫众人离去了。
后院莫忧的寝宫里,依然邓火通明地积满了人。
屋里,莫忧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双唇发青,从额头直冒冷汗。
宋祈恩和几个太医们辨别给莫忧把脉,并研究病情。
程子骢他们焦急地在院外等候着新闻。

是日,昶昭帝齐天浚发布下榜文:
先帝皇女静宁长公主不日身染重症,太医久无医治良方,长公主殿下至尽昏迷未醒。特此向民间招募医术高深,手到病除之人,为长公主治疗。如有能闲者,请速来礼部应征。若能医好长公主,必有重金赏赐!

岭南道的一户农家小远里,此刻是异样热闹。不像往日间冷僻。
你看这榜文,有几分是真的? 坐在客厅一张小板凳上的黑发男子凉凉的挑眉问道。
三,四分吧!还是多说的。 有着一头桀骜蓝色短发的高个青年满不在乎地回答。
黑发男子见错误这么说,皱了皱眉道: 迟诺是怎么想是假的?
叫迟诺的蓝色短法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: 你想想看,凭祈恩的医术,还有子骢一身本领,就这么轻易让她有事?还是重症!打死我都信。 说着哼了两声又道: 我看会信的人,只有你卢韧这种呆子。
卢韧好性情的说道: 事有万一。我到不是诅咒她,是怕她和他们真有什么事。
那你打算怎么办? 迟诺疑惑地看着卢韧问道。
卢韧坦诚道出自己的想法: 我想上京城去看看。才让我放心。
你可省省吧! 迟诺立刻接口道: 就算你去了,又能帮上什么忙?还不是去添乱。老实在家待着吧!
可是。。。。。 卢韧还想谈话。就迟诺打断。
不什么可是的。 迟诺打断了他的话道: 别忘了,她当初是死是活,都于我们无关。从她踏出酒肆那一刻起,就已经注定了。
我。。。。。。 卢韧闻言,不禁低下头,不再作声。
不管怎么,大家先一起吃饭吧!难得有机汇聚在一起。 清冷的声音适时的响起,又适时的终止了这场争斗。
说话的男子是一个漂亮得无可抉剔的丽人,全体人就像发光的流水,个别的空灵而清澈。一头宝石绿的长发散落地披散在身后和双肩上,微略几缕凌乱的头发在脸颊边飘拂,映着他漂亮得有点像女子的脸,一双贵族的眼睛,像在江南水乡茶楼里期待客人光顾的主人。
吃饭事小,到底要怎么做是大。 卢韧不折不扣地追问着: 雪颜,你怎么看这件事?
祈恩的医术是很高明,子骢也不是白给的。但确实事有万一。 秀气的雪颜一边睿智的说着,一边站起身来拿起披风向外走道: 如果不是有什么重要事,他们是毅然断然不会怎么做的。毕竟这种榜文对她来说,是没有什么利益的。
那依你的意思是...... 卢韧追问道。
雪颜似水般的眼睛望着京城方向的天空,瞳孔里仿佛已经映出那思念以久的人儿,喃喃说道: 是......该去看看了。
卢韧立刻点头道: 那我们明天去京城如何?
雪颜轻点了下头,披上披风向院外走去。
卢韧健步如飞地跟上他,边走边探讨怎么去京城的计划。走了几步,回身吆喝道: 诺,走了!
迟诺见三人中已有两人要去京城,决定遵从二人的态度,跟他们去京城。因而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。
这是他们之间特有的相处方法,彼此之间不需要过多的语言,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懂得对方在想什么,想要做什么。这种默契是一起生活多年来养成的,更是任何人或事都无法破坏的一种气流。一种环顾在他们彼此之间的气流。

四天后,由岭南道向京城方向去的官道上,飞驰着三匹快马。
立刻载着的三位风格迥异的漂亮男子,带着无尽的思路飞向他们心之所向的地方。
因为那里,有他们所昼夜牵挂的人。
风微微吹过,吹拂起他们飘扬在风中的发丝。夕阳把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,很美,很美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二十一章
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,
也不知要有多难才干睁开双眼。
我从远方赶来,凑巧你们也在,
执迷留恋世间,我为它而狂野。
这是一个多漂亮又遗憾的世界,
我们就这样抱着,笑着,还流着泪.......

当雪颜他们经过连日连夜的赶路,来到京城的 静宁宫 大门口时,好象已经预觉得他们会来似的,程子骢领着楚冰已经早早在那里守侯他们了。
雪颜刚一下马,楚冰立刻扑了上去,一把搂住他嘶声悲切地叫道: 老师.......
你....... 雪颜完全停住了。
卢韧上前一步道: 你们这是......
猜到我们会来了吧? 迟诺冷冷地说着。
程子骢无奈又赖皮地笑了笑道: 没错,猜到了。你们,都有放不下的货色嘛!
雪颜拉着楚冰的受臂,看着诬赖地程子骢,自认可怜地无奈地叹了口气道: 不让我们进去拉?
程子骢贼贼笑道: 颜,就知道你会这种立场。 说着,边领着世人进了宫门。

与此同时,跟着南宫烈一起到京城东郊一家小茶楼的齐楚萱,正用那双明亮的双目,好奇地盯着看眼前的一切。
简陋破旧的屋宇,风雨飘摇的桌椅,半苦微涩还略微有些发红的茶水。这一切居然是东郊最红火的茶社的货色。
宋祈恩告知她,如果想医治好莫忧的病,就同南宫烈来找一个人。如过找到这个人了,那么莫忧的病做作不药亦愈。
只管齐楚萱听的是云山雾罩的,但为了莫忧的病,仍是硬着头皮跟南宫烈来到着荒郊野外寻人了。
你判断他真的在着吗? 齐楚萱再次问道。
南宫烈笑着伸出四根手指道: 四次!大小姐,你已经问了四次了。
齐楚萱叹了口吻,无可奈何地玩把着手里的杯子,期待着要找的人来临。
我们要寻的人,是这里的一位琴师。 耳边传来南宫烈轻柔的话语: 据说他的 郁轮袍 弹的清亮之极。
郁轮袍 ?你是说在这十字街头的地方,居然有人会弹那曲子? 齐楚萱小声惊呼道。
嗯! 南宫烈点了摇头道: 如果他会弹,那我们要找的,就是他无疑了。
正说着,只见门口一个美艳绝伦的高挑男子带动着一阵香风,迈着修长的双腿,从容的走进了茶社,惹来四下一片惊艳的目光。
有着湖蓝色卷发的俊美男子只是优雅的微笑,带着魔魅慵勤的韵味,媚惑的眼光当环视到南宫烈二人时,身体却微微一震。丝毫掉以轻心的朝着目的走去,仿佛众人如此炽热注视的目光恰是他享受生命的一种来源。
还是找来了,南宫掌门! 在齐楚萱毫无形象的瞠目注视中,风华绝代的男子无比有风度的微笑着询问着: 这位是?
齐楚萱! 齐楚萱刹时羞红了粉颊,完全迷失在他倾城倾国的光荣中,
原来! 男子转眸低笑,一刹那,那眼眸中有着流光水月的迤俪,本就像朵蔷薇般娇艳醒目的人儿更是增加了几分水流般的灵秀活泼。
那么,可以走吗? 南宫烈毫不快人快语地问道: 倪逸云先生。
倪逸云微笑着拍板。
南宫烈仰头看了看外面的天气,起身带着齐楚萱和倪逸云离去。

就在所有的人都为他的绝世风采迷醉的时候,茶社一角一个黑衣女子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她眼中闪过的,竟有一丝近乎冷淡的玩味和几近鄙弃的讥嘲。而后她别过分去,把自己隐藏在人堆里,没有引起倪逸云的涓滴留心。


山的这边,是无尽的荒野,
从天涯海角吹来的风怒吼而过。
我站在这里,
偷偷的哼着悲伤的歌曲,
即使是到世界的止境,
我也要守护星星的幸福。

山的那头,是永恒的预言,
我信任,有一天你们会回来,
守护神们只是常设的分开。

莫忧吃力地睁开双目,看着站在自己床榻的众人们,逐一环视他们的熟习的面貌:宋祈恩,白英伦,白向伦,迟诺,姜克俭,程子骢,姜景俭,卢韧,雪颜,倪逸云和楚冰。
唇边露出满意的笑意,眼角流出幸福的泪水。
而身子却再也支撑不住,缓缓地倒在齐楚萱的怀里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二十二章
生活仍在连续,只是不再单纯。
告诉我,我们是不是会有明天快慰的重逢。
时间的尽头,会不会有你们对我的思念。
在你们给我最后,最生疏的眼神之前,
会不会给我那样的思念。
最早,也最执著!
为了你们,我愿意冒险一次,
即使没有明天.......

三天后,莫忧再次苏醒过来。第一眼就看到宋祈恩等一干人都东倒西歪地在自己屋里,有的已经睡着了,有的一个劲直犯困晃着头,有的还在那里研究她的病情。
一霎时,莫忧感到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醒了! 耳边传来白英伦清亮悦耳的声音。
莫忧点了点头,挣扎着试图坐直身子。
一个轻微的动作,却使宋祈恩,雪颜和倪逸云三人纷纭上前轻扶她。
莫忧将着一切看在眼里,不禁然流下泪。
怎么么?哪不舒服? 见她流泪,倪逸云急急地问道。
我先给她把把脉。 宋祈恩走上前去执起莫忧右手,把了一会脉说道: 伤寒到是退下去了,只是身材还很虚弱。需要静心调节一阵子能力恢复。
可算好了! 已经醒过来的白向伦站在床边接口道。
众人据说莫忧没什么事了,都松了口气。
今后,打算怎么办? 白英伦轻蹙着眉问道。
莫忧见问,立刻捉住离她最近的倪逸云手臂说道: 你们谁都不许走。不许走! 话说的有气无力的。
倪逸云看着莫忧,又调转目光看向众人。只见众人都面面相觑,无奈地摇着头。
我......咳咳咳....... 莫忧刚还要说话,就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。
白英伦随即走上前一步,微微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,轻叹了一声说道: 好了,好了,我们不走。你先把病养好。
稳重的姜景俭也点头道: 放心,我们都不走了。安心养病!
莫忧被顺了顺气才说道: 要是再扔下我无论,我就真下黄泉去。 口气略带几分威胁地对众人说。
我以为你会上碧落那。 迟诺摸了摸鼻子,一副满不在乎地说。
哈哈....... 惹的姜克俭和程子骢一顿大笑。
白英伦回想瞪了他们俩一眼,笑声才收敛些。
一直在帮边没出声的雪颜递给莫忧一杯水,慢慢说道: 留下咱们,你可不好向其别人有个公道的阐明啊!
莫忧喝了几口水,让自己平静了下,舒顺了气息会,这才正色道: 留下你们,即使赔上性命,我也再所不惜!
是诺言?是保障?还是其他什么?
对众人来说,已经都不重要了。
俨然,一瞬间,莫忧和众人又回到那个小小的酒肆里,又回到她还不受封之前的日子。
看来,月下把酒临风,午后下棋品茗的日子,就要回来了。 卢韧笑着说。
那不更好? 程子骢走上去捶了捶卢韧的肩膀。
属于我们的时代,这才刚开始! 白英伦郑重地说道。
众人纷纷摇头说是。
莫忧环顾着众人,眼角再次泛出晶莹的泪光,而唇边却挂着满足的笑......(未完待续)

【任务编辑:男人树】 赞
(散文编纂:江南风)
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,命相连
诚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六年了,六个暑假,整整六个暑假,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章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,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不离手,不管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章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因为县病院医疗条件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院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章)
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,正凡人都不敢欺负她,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,麦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章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展泓缓缓站起身來走向莫憂。
一把將莫憂擁入懷中,順勢將她壓倒在桌面上,彎下身字面對著她。一雙泛著無限風情的秋水雙眸直視著她。
你幹什麼? 莫憂在展泓懷裡掙紮著。
齊楚萱驚叫著喊道: 你放開老板...... 邊說邊撲向桌邊撤拽展泓。
怎知展泓輕而易舉地躲開齊楚萱的觸碰,帶著莫憂姿態優美地轉瞭幾個圈後,又將莫憂壓倒在另一張桌面上。
可惡!走開! 此時的莫憂早以失去平日的平靜,拼命在展泓懷裡掙紮著。
展泓邪邪地一笑,緩緩低下頭,玫瑰色的唇瓣即將印在莫憂的雙唇上。
名揚!
姒當機破斷地喊瞭一聲,及時阻挡瞭展泓的動作。
展泓聞言,抬起頭眼裡帶著盈盈笑意地看著姒不語。半響才起身,放開莫憂。
莫憂一起身,就躲到一個展泓伸手夠不到的处所站直。
老板!你沒事吧? 齊楚萱急急走上來問道。
莫憂搖瞭搖頭道: 沒事! 又把頭轉向姒問道: 姒姑娘。這是什麼意思?
姒看瞭一眼展泓,對莫憂說道: 長公主受驚。他是誰?我想殿下你我心裡都清楚。至於他是怎麼跟殿下認識的,我也不想多問。但他的確是纏著我來找殿下。行為上......殿下還請見諒!
莫憂定瞭定神,缓缓恢復昔日的鎮定說道: 本宮還有事要去處理。姒姑娘如果沒什麼事的話,請先回去吧!本宮改日自當去拜訪。楚萱!替我送客! 說完,不待姒有任何反應,起身離去。
姒转身看瞭看展泓。
隻見展泓露出一個畜生無害的笑容看著自己。
姒暗嘆瞭口氣道: 楚陽長公主。我們還有事,就先告辭瞭。
啊! 齊楚萱慌亂說道: 那個......要走嗎?那......那......慢走!
楚陽長公主! 一旁的展泓妖嬈地笑道: 請將著個轉交給莫憂! 說著遞過來一個黑色木盒。
齊楚萱愣愣接過來,隻聽展泓又說道: 不能够不給她喲!我什麼都知道。
好瞭,走吧! 姒說完,帶著展泓翩然離去。

展泓..... 不知何時來到門外的白向倫低聲喃呢。

鳳臨殿 在晚上,依舊是燈火輝煌,人聲鼎沸。
皇後夏侯媚蘭端坐在大殿正位上。莫憂也同樣端坐在正位上,同夏侯媚蘭說笑。
羅煌公子到...... 門口傳來下人的通報聲。
日曜之神的祭使啊!
羅候祭使羅煌?
賓客們紛紛竊竊私語起來。
哦?羅煌? 夏侯媚蘭對莫憂問道: 可是素有'明公子'之稱的那個羅煌?
嗯!是他。 莫憂淡定地答复。
三大公子,本宮之見過宋先生一人。對其他兩位公子卻頗為好奇。 夏侯媚蘭嬌笑道: 想不到妹妹有這麼大体面。能讓'明公子'來府上為你賀壽。
故交罢了! 莫憂平靜地吐出幾個字。
快請進來! 夏侯媚蘭對小太監吩咐。
隻見門口緩緩走進一名男子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八章
賓客們紛紛抬頭看去,頓時目瞪口呆。
那位年紀二十出頭,豐神如玉的秀才雖是走在最後,卻在剎那間躍入眼目,奪去瞭在場之人的所有視線, 鳳臨殿 中亦有一種驀然生輝之感。不問可知,此人自然是被譽為三至公子之一的 明公子 羅煌!
羅煌寬額高顴,濃眉虎目,最引人註目标是那如玉石所雕,挺直無比的鼻梁,就似是一道刺破天穹後仍勾留不去的刀光。但如此充滿瞭澎湃張力的額鼻眉眼,卻偏偏生在一張圓而不闊,膚色白皙如女子的臉龐上,再加上那血色飽滿,薄如刀削的嘴唇,似乎是將天下最英武的男子與最嬌媚的女子合而為一,有一種奇異的魅力。
他的身材修頎,肩寬臂長,胸闊腿壯,魁偉的身軀卻被長而細的腰身相連,全身並無多餘的飾物,最惹眼的就屬腰間那一束淡紅色的腰帶,流蘇輕懸,隨風輕擺,幾乎令人擔心那纤弱的長腰隨時會不堪重負地折斷,而這猶如女子窄細的長腰旁,偏偏還掛著一柄闊達半尺的寶劍,純白棉佈細細包紮起的劍柄並不露一絲刀兵兇焰,鯊皮吞金的劍鞘上卻刻著兩個頗含煞氣的古篆字: 凜日 ,令人讀之不免愕然。但隻要看到羅公子那漂亮無瑕的面容,這柄闊劍與其說是件兵刃,倒不如說是一種令他更增男兒氣度的裝飾品......事實上人人都認定羅公子武技非凡,卻從沒人見過俊美不凡的他與人爭鬥。
直到此刻,夏侯媚蘭才明白為何三大公子都不是浪得虛名的人物。高貴如的 鳳公子 單馭辰;優雅如 蘭公子 宋祈恩;再來就是眼前這位明艷如 明公子 的羅煌。那都是任何形容都不足以表達天下美男子們。
羅公子別來無恙! 莫憂款款起身,向羅煌說道。
承蒙殿下記掛,煌還好。 羅煌彬彬有禮地向莫憂問安。又轉身向夏侯媚蘭說道: 臣,日曜之神的祭使--羅煌,見過皇後娘娘!贖臣職責在身,無法向娘娘跪拜。
羅公子不必多禮! 夏侯媚蘭欠身向羅煌笑道: 難道羅公子能走神殿,又有幸在妹妹這裡見到。本宮真是高興。
娘娘厚愛! 羅煌淡然地回應著。又把目光轉向身旁的莫憂,眼裡閃動著熾熱的目光。
莫憂好像刻意躲避著那種熾熱燙人的目光,轉頭對個小丫頭道: 請羅公子入座。好生接待。
小丫頭答應著,請羅煌一旁就座。
接連二三,陸續又來瞭許多客人。
莫憂同宋祈恩忙著招待各位來客,也就無暇顧及其余瞭。
而夏侯媚蘭卻發現,羅煌那滾燙熾熱的目光,始终追隨著莫憂的身影,片刻不離。恍如,想將莫憂絕美的聲影永遠印在眼裡。
夏侯媚蘭見狀搖著頭輕嘆。
皇後娘娘.......你這是? 剛走過來的齊楚萱胆大妄为地問道。
夏侯媚蘭擺瞭擺說道: 沒什麼。
齊楚萱轉頭看著正在忙碌的莫憂身影,想起剛才的事,不禁的也低下頭暗自感嘆。
就在齊楚萱胡思亂想的時候,一條濕淋淋的手帕蒙在她額頭上。
齊楚萱一激靈,打瞭個颤抖,嬌嚷道: 是誰?
愛走神的小傢夥。當心再被手裡茶燙到。 一道悅耳的男聲在齊楚萱耳邊響起。
齊楚萱聞言抬起頭,迎著一雙充滿笑意的戲謔眼睛.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十九章
齊楚萱睜大那雙如小鹿般清純的眼睛,看清眼前的人,就是不日前救下自己的南宮烈。頓時覺得雙頰灼熱起來,俏臉子紅到耳根子。
南宮烈笑謔道: 怎麼今兒個改本人喝茶瞭?不去給別人倒茶。
被南宮烈這麼一問,齊楚萱更覺得羞臊起來。撅起小嘴氣呼呼地說道: 要你管!
呵呵! 齊楚萱天真的動作惹的南宮烈更加發笑。他就在齊楚萱身邊坐下笑道: 我造作不敢管你。可你要又一個不小心弄灑瞭茶,再一個不警戒燙到別人,豈不是讓主上難做。
你走開啦! 齊楚萱見他在自己身邊坐下,便用手推瞭推道: 你幹嘛坐我這?難道這裡沒別的地方人你坐瞭?
難道這的位置,有規定不可以讓我做嗎? 南宮烈笑的更加燦爛地斜著眼反問她。
齊楚萱剛想說話,隻聽一道女聲插瞭進來道: 看來我們楚萱妹妹最近是越來越好瞭。不愧是程德妃的女人。連勾引男人的手段都這麼高超。
齊楚萱聽見她這麼說很是氣憤,更兼連自己生母也說上瞭。
剛站起身來要說話,隻聽一旁的南宮烈說道: 哪來的烏鴉呢?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。
你....... 丹陽長公主齊嫣雅聞言氣的渾身直发抖,剛要發作。就聽又傳來一句話。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
齊嫣雅剛一回頭,就掉進一雙如大海般憂鬱的眸子中。
那是一個走在哪都讓人無法忽視的俊美男子。眉宇間那淡淡化不開的傷愁,猶如王者般的尊貴氣質,孤獨和榮耀容於一身的男子。站在南宮烈眾人面前。
白傢大哥? 南宮烈首先反應過來,站起身來向眼前的男子詢問。迷惑跟不解充滿眼底。
白英倫微微晗首道: 南宮掌門,別來無恙!
南宮烈點瞭點頭問道: 白大哥怎麼會在......?
是我帶他們來的。 程子驄插瞭一句進來道: 不止白大哥,還有景儉哥和克儉那。
南宮烈看到程子驄身後的兩個人,又轉頭看瞭看白英倫,再轉身看著正在忙碌的莫憂。頓時明白瞭是怎麼回事。微微點瞭下頭。
你們是.......? 齊楚萱怀疑地問。
南宮烈拉瞭她一把,示意她別在問瞭。
冰雪聰明的齊楚萱頓時明确,他們跟剛才的個白二哥是一起的,也就默口不說下去。
程子驄向眾人點瞭下頭,便帶著三人向後面走去。
當齊楚萱回過頭時,發現齊嫣雅早已被德妃樹菩提叫到一邊去瞭。她也好在去惹什麼麻煩,隻好悶悶坐下。
南宮烈見齊楚萱悶著不語,笑著說道: 丫頭,猜個謎語怎麼樣?猜中瞭有獎。
不玩! 齊楚萱悶悶地回答。
好深的一道皺紋啊! 南宮烈笑嘻嘻地抬手輕彈瞭齊楚萱光潔的額頭一下。
幹嘛?你! 齊楚萱皺著小臉不滿地看著他。
不想讓主上註意到你的話,就笑起來。 南宮烈依然笑著說,但那笑裡已有瞭幾分勸告的意思。
齊楚萱把目光調向莫憂,發現莫憂正看向自己這邊,即时揚起明艷的笑容朝莫憂舉杯示意。
哈哈哈哈...... 怎知身旁的南宮烈大笑起來。
笑......笑什麼笑你!討厭! 齊楚萱氣鼓鼓地說。
南宮烈稍微收斂瞭下笑聲道: 不是啊!看你的表情太生動瞭,我實在忍不住瞭。
你......算瞭,看在你剛才幫我的份上,我不跟你計較。 齊楚萱自認為大方地擺瞭擺手。
呵呵!好! 看著她可愛的動作,南宮烈含笑地跟她嬉鬧著。
剛才......為什麼要幫我? 齊楚萱突然低下頭,喃喃地像是在自言自語地說道: 我是程德妃的女兒。
因為不看不慣,因為討厭她。 南宮烈杂色地說道: 程德妃的女兒怎麼瞭?程德妃的女兒也是人。再說瞭,程德妃是誰?我不認識她。我隻知道齊楚萱是個很可愛很漂亮的姑娘。 說完,目光炯炯有神地看著她。
齊楚萱被南宮烈看的有些不善意思瞭,拿起桌前的酒杯掩蓋自己。
這時,隻見廳裡一片騷亂。不知何事,使賓客們都紛紛離開座位,圍成一個圈在那裡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二十章
賓客們忽然見都慌亂瞭起來。
隻見管傢楚冰急急跑進圈子,後來嚷道: 快去請太醫......快叫宋先生來......快啊!殿下暈倒瞭......快!!!快!快些......
南宮烈和齊楚萱聽聞莫憂暈倒瞭,顧不上嬉鬧。趕忙雙雙起身來到莫憂身邊。
接著綰袖帶瞭幾個人,抬瞭張藤春長椅來,把莫憂輕放在上面。谨小慎微地抬向後面。
又聽程子驄站在高出半人高的戲臺上高聲道: 各位大人們,各位貴客們,真是對不住瞭!長公主殿下突然病倒,壽宴就先到此,改日再請各位來。給各位補上。抱歉瞭! 說完雙手抱拳向各位鞠躬。
既然皇妹不舒服,咱們就都散瞭吧! 皇後夏侯媚蘭款款站起身來,悅耳的聲音壓住瞭還在騷動的會場。
程子驄向夏侯媚蘭投來一個感激的目光,破刻讓楚冰安排賓客們離去。
眾賓客見狀,隻好紛紛離去。
不久時,夏侯媚蘭也帶著後宮眾人離去瞭。
後院莫憂的寢宮裡,仍然鄧火通明地積滿瞭人。
屋裡,莫憂躺在床上,雙目緊閉雙唇發青,從額頭直冒冷汗。
宋祈恩和幾個太醫們分別給莫憂把脈,並研讨病情。
程子驄他們焦急地在院外期待著消息。

是日,昶昭帝齊天浚發佈下榜文:
先帝皇女靜寧長公主不日身染重癥,太醫久無醫治良方,長公主殿下至盡昏迷未醒。特此向民間招募醫術精深,起死复生之人,為長公主醫治。如有能閑者,請速來禮部應征。若能醫好長公主,必有重金賞賜!

嶺南道的一戶農傢小遠裡,此刻是異常熱鬧。不像昔日間冷清。
你看這榜文,有幾分是真的? 坐在客廳一張小板凳上的黑發男子涼涼的挑眉問道。
三,四分吧!還是多說的。 有著一頭桀驁藍色短發的高個青年滿不在乎地回答。
黑發男子見过错這麼說,皺瞭皺眉道: 遲諾是怎麼想是假的?
叫遲諾的藍色短法男子漫不經心地說道: 你想想看,憑祈恩的醫術,還有子驄一身本事,就這麼容易讓她有事?還是重癥!打逝世我都信。 說著哼瞭兩聲又道: 我看會信的人,隻有你盧韌這種呆子。
盧韌好脾氣的說道: 事有萬一。我到不是詛咒她,是怕她和他們真有什麼事。
那你打算怎麼辦? 遲諾猜忌地看著盧韌問道。
盧韌坦誠道出自己的主张: 我想上京城去看看。才讓我释怀。
你可省省吧! 遲諾立刻接口道: 就算你去瞭,又能幫上什麼忙?還不是去添亂。老實在傢待著吧!
可是。。。。。 盧韌還想說話。就遲諾打斷。
沒有什麼可是的。 遲諾打斷瞭他的話道: 別忘瞭,她現在是去世是活,都於我們無關。從她踏出酒肆那一刻起,就已經註定瞭。
我。。。。。。 盧韌聞言,不禁低下頭,不再作聲。
无论怎樣,大傢先一起吃飯吧!難得有機會聚在一起。 清冷的聲音適時的響起,又適時的終止瞭這場爭鬥。
說話的男子是一個美丽得無可挑剔的美人,整個人就像發光的流水,个别的空靈而明澈。一頭寶石綠的長發散落地披散在身後和雙肩上,微略幾縷凌亂的頭發在臉頰邊飄拂,映著他俊秀得有點像女子的臉,一雙貴族的眼睛,像在江南水鄉茶樓裡等待客人光臨的主人。
吃飯事小,到底要怎麼做是大。 盧韌不折不扣地追問著: 雪顏,你怎麼看這件事?
祈恩的醫術是很高明,子驄也不是白給的。但的確事有萬一。 秀氣的雪顏一邊睿智的說著,一邊站起身來拿起披風向外走道: 如果不是有什麼主要事,他們是斷然不會怎麼做的。畢竟這種榜文對她來說,是沒有什麼益處的。
那依你的意思是...... 盧韌追問道。
雪顏似水般的眼睛望著京城方向的天空,瞳孔裡仿佛已經映出那思念以久的人兒,喃喃說道: 是......該去看看瞭。
盧韌連忙點頭道: 那我們明天去京城如何?
雪顏輕點瞭下頭,披上披風向院外走去。
盧韌健步如飞地跟上他,邊走邊討論怎麼去京城的打算。走瞭幾步,回身吆喝道: 諾,走瞭!
遲諾見三人中已有兩人要去京城,決定順從二人的態度,跟他們去京城。因此也加快腳步跟瞭上去。
這是他們之間特有的相處方式,彼此之間不须要過多的言語,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理解對方在想什麼,想要做什麼。這種默契是一起生活多年來養成的,更是任何人或事都無法破壞的一種氣流。一種環顧在他們彼此之間的氣流。

四天後,由嶺南道向京城方向去的官道上,飛馳著三匹快馬。
馬上載著的三位風格迥異的英俊男子,帶著無盡的思緒飛向他們心之所向的地方。
因為那裡,有他們所日夜牽掛的人。
風微微吹過,吹拂起他們飄揚在風中的發絲。夕陽把他們的身影拉得很長,很美,很美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二十一章
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瞭多久,
也不知要有多難才华睜開雙眼。
我從遠方趕來,凑巧你們也在,
執迷留戀人間,我為它而狂野。
這是一個多美麗又遺憾的世界,
我們就這樣抱著,笑著,還流著淚.......

當雪顏他們經過連日連夜的趕路,來到京城的 靜寧宮 大門口時,好象已經預料到他們會來似的,程子驄領著楚冰已經早早在那裡守侯他們瞭。
雪顏剛一下馬,楚冰立即撲瞭上去,一把摟住他嘶聲悲切地叫道: 老師.......
你....... 雪顏完整愣住瞭。
盧韌上前一步道: 你們這是......
猜到我們會來瞭吧? 遲諾冷冷地說著。
程子驄無奈又賴皮地笑瞭笑道: 沒錯,猜到瞭。你們,临沂导热油加热器  ,都有放不下的東西嘛!
雪顏拉著楚冰的受臂,看著誣賴地程子驄,自認倒黴地無奈地嘆瞭口氣道: 不讓我們進去拉?
程子驄賊賊笑道: 顏,就晓得你會這種態度。 說著,邊領著眾人進瞭宮門。

與此同時,跟著南宮烈一起到京城東郊一傢小茶樓的齊楚萱,正用那雙晶莹的雙目,好奇地盯著看眼前的一切。
簡陋破舊的屋宇,气息奄奄的桌椅,半苦微澀還略微有些發紅的茶水。這所有竟然是東郊最紅火的茶社的東西。
宋祈恩告訴她,假如想醫治好莫憂的病,就同南宮烈來找一個人。如過找到這個人瞭,那麼莫憂的病天然不藥亦愈。
盡管齊楚萱聽的是雲山霧罩的,但為瞭莫憂的病,還是硬著頭皮跟南宮烈來到著荒郊野外尋人瞭。
你確定他真的在著嗎? 齊楚萱再次問道。
南宮烈笑著伸出四根手指道: 四次!大小姐,你已經問瞭四次瞭。
齊楚萱嘆瞭口氣,油锅炉厂家直销,無可奈何地玩把著手裡的杯子,等候著要找的人來臨。
我們要尋的人,是這裡的一位琴師。 耳邊傳來南宮烈輕柔的話語: 聽說他的 鬱輪袍 彈的清澈之極。
鬱輪袍 ?你是說在這窮鄉僻壤的地方,居然有人會彈那曲子? 齊楚萱小聲驚呼道。
嗯! 南宮烈點瞭點頭道: 如果他會彈,那我們要找的,就是他無疑瞭。
正說著,隻見門口一個美艷絕倫的高挑男子帶動著一陣香風,邁著修長的雙腿,從容的走進瞭茶社,惹來四下一片驚艷的目光。
有著湖藍色卷發的俊美男子隻是優雅的淺笑,帶著魔魅慵懶的神韻,媚惑的目光當環顧到南宮烈二人時,身體卻微微一震。絲毫不以為意的朝著目標走去,恍如眾人如斯火熱註視的目光正是他享受生命的一種來源。
還是找來瞭,南宮掌門! 在齊楚萱毫無形象的瞠目註視中,風華絕代的男子非常有風度的微笑著詢問著: 這位是?
齊楚萱! 齊楚萱剎時羞紅瞭粉頰,完全迷失在他傾城傾國的光彩中,
原來! 男子轉眸低笑,一瞬間,那眼眸中有著流光水月的迤儷,本就像朵薔薇般嬌艷奪目的人兒更是增添瞭幾分水流般的靈秀生動。
那麼,可能走嗎? 南宮烈绝不拖泥帶水地問道: 倪逸雲先生。
倪逸雲淺笑著點頭。
南宮烈抬頭看瞭看外面的气象,起身帶著齊楚萱和倪逸雲離去。

就在所有的人都為他的絕世風采迷醉的時候,茶社一角一個黑衣女子卻冷冷的看瞭他一眼,她眼中閃過的,竟有一絲近乎冷漠的玩味和幾近輕蔑的嘲諷。然後她別過頭去,把自己隱藏在人堆裡,沒有引起倪逸雲的絲毫註意。


山的這邊,是無盡的荒原,
從天涯海角吹來的風呼嘯而過。
我站在這裡,
靜靜的哼著悲傷的歌曲,
即使是到世界的盡頭,
我也要守護星星的幸福。

山的那頭,是永恒的預言,
我信赖,有一天你們會回來,
守護神們隻是暫時的離開。

莫憂吃力地睜開雙目,看著站在自己床榻的眾人們,逐个環顧他們的熟悉的面孔:宋祈恩,白英倫,白向倫,遲諾,薑克儉,程子驄,薑景儉,盧韌,雪顏,倪逸雲和楚冰。
唇邊露出滿意的笑意,眼角流出幸福的淚水。
而身子卻再也支撐不住,緩緩地倒在齊楚萱的懷裡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二十二章
生涯仍在繼續,隻是不再單純。
告訴我,我們是不是會有来日惊喜的重逢。
時間的盡頭,會不會有你們對我的怀念。
在你們給我最後,最陌生的眼神之前,
會不會給我那樣的悼念。
最早,也最執著!
為瞭你們,我願意冒險一次,
即便沒有明天将来.......

三天後,莫憂再次蘇醒過來。第一眼就看到宋祈恩等一幹人都東倒西歪地在自己屋裡,有的已經睡著瞭,有的一個勁直犯困晃著頭,有的還在那裡研究她的病情。
一瞬間,莫憂覺得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醒瞭! 耳邊傳來白英倫清澈悅耳的聲音。
莫憂點瞭點頭,掙紮著試圖坐直身子。
一個輕微的動作,卻使宋祈恩,雪顏跟倪逸雲三人紛紛上前輕扶她。
莫憂將著所有看在眼裡,不禁然流下淚。
怎麼麼?哪不舒畅? 見她流淚,倪逸雲急急地問道。
我先給她把把脈。 宋祈恩走上前去執起莫憂右手,把瞭一會脈說道: 傷寒到是退下去瞭,隻是身體還很虛弱。需要靜心調理一陣子才能恢復。
可算好瞭! 已經醒過來的白向倫站在床邊接口道。
眾人聽說莫憂沒什麼事瞭,都松瞭口氣。
今後,盘算怎麼辦? 白英倫輕蹙著眉問道。
莫憂見問,立刻抓住離她最近的倪逸雲手臂說道: 你們誰都不許走。不許走! 話說的有氣無力的。
倪逸雲看著莫憂,又調轉眼光看向眾人。隻見眾人都面面相覷,無奈地搖著頭。
我......咳咳咳....... 莫憂剛還要說話,就被一陣劇烈的咳嗽打斷。
白英倫隨即走上前一步,輕輕拍著她的背幫她順氣,輕嘆瞭一聲說道: 好瞭,好瞭,我們不走。你先把病養好。
穩重的薑景儉也點頭道: 释怀,我們都不走瞭。安心養病!
莫憂被順瞭順氣才說道: 要是再扔下我不论,我就真下黃泉去。 口氣略帶幾分威脅地對眾人說。
我以為你會上碧落那。 遲諾摸瞭摸鼻子,一副滿不在乎地說。
哈哈....... 惹的薑克儉和程子驄一頓大笑。
白英倫回頭瞪瞭他們倆一眼,笑聲才收斂些。
始终在幫邊沒出聲的雪顏遞給莫憂一杯水,匆匆說道: 留下我們,你可不好向其别人有個公平的解釋啊!
莫憂喝瞭幾口水,讓自己平靜瞭下,舒順瞭氣息會,這才杂色道: 留下你們,即使賠上性命,我也再所不惜!
是諾言?是保證?還是其余什麼?
對眾人來說,已經都不重要瞭。
俨然,一瞬間,莫憂和眾人又回到那個小小的酒肆裡,又回到她還沒有受封之前的日子。
看來,月下把酒臨風,午後下棋品茗的日子,就要回來瞭。 盧韌笑著說。
那不更好? 程子驄走上去捶瞭捶盧韌的肩膀。
屬於我們的時代,這才剛剛開始! 白英倫鄭重地說道。
眾人紛紛點頭說是。
莫憂環顧著眾人,眼角再次泛出晶瑩的淚光,而唇邊卻掛著滿足的笑......(未完待續)

【責任編輯:男人樹】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,是制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兰州导热油炉,六年瞭,六個暑假,整整六個暑假,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章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,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不離手,不管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章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瞭看的病,醫院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章)
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,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,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,麥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章)
縣裡有個會議,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XDjx3k4h8d
New
 
Posts: 9
Joined: Sun Jan 15, 2017 2:58 am
RSS


Return to Jobs Available / Needed

Who is online

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: duay7t15f and 1 guest